周公解梦

梦见生子是怎么回事_梦见屎是什么意思

admin|
28

本故事已由作者:德合,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晨曦醒来的时候,太阳刚冒了个尖,她手往旁边一动,咦?

“夫君,夫君。”或许是刚起身的缘故,她的嗓音有些沙哑,不过好在,怎样他都能听见,果然,晨曦叫了两声后,一个穿着白衣青衫的男子就进来了。

他的唇角微微上翘,看着晨曦的眼眸里满是宠溺:“怎么现在醒了,还早,多睡会儿吧。”

晨曦摇摇头,冲他伸手,那男子哭笑不得,走到床边坐下后,将她捞到怀里,晨曦靠在他身上,这样才觉得很真实,然后,晨曦说:“夫君,我饿了。”

不过一会儿,男子便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面不多,肉却不少,晨曦笑嘻嘻的吃了起来,男子见她开心,也跟着笑,然后说:“曦儿,府里有些事,我得走几天。”

晨曦停了手,她看着自己的夫君,看了好久,随后才硬生生挤出个笑容:“你去吧,我在家等你回来。”

晨曦的夫君朗天是巡案府的巡案使,说白了就是抓嫌疑犯的,这样的差事到底很是危险,但晨曦说不出让他不做了这样的话,因为,晨曦就是朗天办案时救下来的。

朗天知道她心里是不愿意的,也不提其他,他握着她的手说:“曦儿,你有什么想吃的,就叫吴婶给你做,你的月份越来越大了,不要到闹市去,我不在,你万事小心。”

晨曦挥挥手:“你每次都和我说这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等朗天真的走了,晨曦还是倚在门口哭了。

等晨曦醒过来,便是满眼的泪痕。

唉,这次不知道又要多久了,晨曦叹了口气,又打起了精神,她可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不能沉浸在梦里。

是了,那些,都是晨曦的梦,从一年多以前开始便这样了,她梦见自己回了古代,刚睁眼就看见两个强盗,亏得那时候晨曦还觉得是梦,无所谓,抄起身边的家伙就冲强盗头的脑袋砸去,后来被一掌拍飞,才因为疼,知道这不是梦。

我嘞个去,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晨曦哭爹喊娘的时候,朗天出现了,她看着这群穿得就像是在拍电视剧一样的人彻底懵了。

难道,她穿越了?

就在这时,她又突然醒了,看着眼前熟悉的灯,熟悉的床,熟悉的天花板,晨曦荡漾的心平静了下来。

吓死她了。

结果,等她晚上睡觉,又梦见了,这次她醒过来时,看见的正是朗天,晨曦又懵了……我的天,连续剧?

听朗天说,她刚才晕了过去,想来是被强盗吓的,晨曦傻乎乎的点头,对,她是被强盗吓的,绝对不是闹钟吵醒的。

然后,晨曦发现了,只要她睡觉,就会做梦,只要她在梦里睡觉,那她一定会醒,她就像一个灵魂在两个地方生活着一样,不过,晨曦却很喜欢。

渐渐地,她开始喜欢这个梦,因为这个梦里,有个喜欢她,她也喜欢的人。

晨曦享受着这样的生活,朗天待她极好,晨曦是孤儿,从小到大没享受过的宠爱,竟然在梦里实现了,虽然朗天经常出门,几天不回,可没事,晨曦觉得等他也是一种幸福。

后来晨曦怀了身孕,朗天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她转圈圈,而晨曦也发现,自己不管是在梦里还是梦外,都变得异常挑嘴了,她的同事们打趣她,是不是怀孕了。

这这这……晨曦只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只是晨曦没想到,几天以后,梦里又开始惊心动魄了。

那日她刚醒,便总觉得心神不定的,到了夜里,该她休息了,可晨曦不敢睡,她总觉得朗天要回来了。

果然,过了子时,一道黑影从窗户外翻了进来,晨曦吓了一跳,刚想叫,便看清了那人就是自己的夫君,还来不及开心,又闻到了他满身的血腥味。

晨曦连忙过去扶他,刚碰到他便是一手的鲜血,晨曦着急的问着他,可朗天的精神很不好,没说两个字便倒下了,晨曦身子本就笨重,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朗天弄上床,她解开他的衣服,才看见胸前有一处刀伤,肩膀上也有一道砍伤,而且很深,几乎能见骨了。

晨曦心疼的眼泪刷刷往下掉,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翻箱倒柜找着伤药,等将朗天的伤口全都包扎起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晨曦自从有了孩子后很是嗜睡,加上熬了一夜,她早就有些撑不住了,见朗天呼吸平稳,她终是趴在他的身边,睡着了。

不过醒过来的晨曦却很担忧,到现在,仿佛都能闻到那股冲鼻的味道。

不行,她要再回去,这样想着,晨曦倒头接着睡,可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没用,我嘞个去,怎么办!

朗天醒过来时,就看见晨曦在旁边,他动了动身子,一股剧烈的疼痛让他麻了背脊,他想要唤醒晨曦,可他知道,晨曦一但睡着,除非她自己醒,否则天王老子都叫不醒她。

可是现在他们要离开这里,越快越好,他重伤在身,要怎样才能带走晨曦。

这时,有个声音在朗天耳边环绕着,不知从何而来,却觉着四周都是:“你还要来一次吗?这一次,你能救下她,救下你的孩子吗?”

朗天被这声音扰得头疼,他低沉着声音吼到:“滚,滚!”

“你不要骗自己了,她的结局早就被定下了,不管来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啊!”

朗天握紧拳头狠狠砸在床上,不会一样的,不会一样的,这次他提前了,他提前回来了,他可以带走晨曦的,他可以的!

这样想着,朗天忍住肩膀上的剧痛下了床,他看着晨曦安稳的睡颜,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充满了他的内心。

他的曦儿一直都在的。

等晨曦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在马背上,朗天坐在她的身后,将她牢牢的圈外怀里,晨曦下意识的想,幸好她的肚子已经有六个月了,不然这样剧烈的抖动,非让她一尸两命不可。

呸呸呸,她在想些什么呀!

“夫君,我们要去哪儿?”

朗天对她笑了一下,轻声说:“家里出了点事,我带你避避风头……曦儿不要怕,我会保护好你们娘儿俩的。”

晨曦自然知道朗天会保护好她,可他才受了伤,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他这样骑马,伤口不会裂开吗?

“夫君,你怎么了?”

可朗天怕她会担心,还是笑着:“没什么,你不要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可晨曦知道朗天不想说,也就没有继续问了。

两人也不知走了多久,才在一个废弃的小庙停了下来,晨曦经过一日的奔波,已经很累了,可朗天更累,晨曦分明看见他的衣服上像是浸了水渍一样深了一大块,他却咬着牙不说。

晨曦大概猜到他俩是在逃命了,可朗天的样子,怕是追杀他们的人没来,自己先把自己解决了。

晨曦知道问了他也只会说没事,干脆直接走到朗天的面前,一把扯开他的衣服,果然那用来包扎伤口的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晨曦鼻子泛酸,朗天刚想开口说话,便被晨曦吼了回去:“你闭嘴。”

说完,晨曦拽着自己的裙边用力一撕,便撕下一条布。

等晨曦重新替朗天包好,她忍了一路的泪水终于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

历史总是在重演,这次也一样,晨曦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朗天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抚。

他已经很努力想改变这一切了,可似乎,总是这样不尽人意。

晨曦工作的时候老是走神,同事晓月用胳膊肘捅了捅她:“你最近着魔了吧。”

哪里是最近,我都着魔一年多了。

晨曦吐吐舌头,一直想着昨日的梦,总是觉得怪怪的。

怎么会这样呢?梦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那种亡命天涯的感觉,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

下班后,晨曦恍恍惚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的,东拐西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那胡同就像有一道光,晨曦控制不住自己,向着里面走去。

“叮铃铃,叮铃铃……”她刚走进光里,便被一阵风 *** 拉回了思绪,撞进眼里的,是一个充满古色古香的房间,这个房里一直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正对着晨曦,是一个穿着斗篷的,戴着兜帽的人,那帽子遮住了半张脸,晨曦只能看见一个尖尖的下巴。

那人伸出手,明显是请晨曦坐下的意思,晨曦愣愣的坐到那人的面前,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传来了:“晨曦 *** ,我们又见面了?”

等等,又?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见过面?”晨曦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过这么奇怪的人,不会是骗子吧,想到这里,晨曦立刻起身,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就像是被粘到了凳子上一样,完全动不了。

“见过,见过好多次了,晨曦 *** 不要着急,今日请你来,是有事要问你而已,问完,你就可以走了……当然,如果那时,你还想走的话。”

晨曦眼观鼻,鼻观心,看样子,她是遇到不得了的事了:“你问吧。”

“梦里,还好吗?”

咦,这个人知道自己的梦?不过也不奇怪,看她的模样,神叨叨的,保不齐就是个神婆。

“还好。”

“不好吧,你的夫君,就快死了,你,也快死了,你的孩子,更活不成了。”

哎呦喂!听她这样说,是能帮她,不,帮梦里的她?

不过,再怎样,也只是一个梦而已。

“那又怎样?”

“原来晨曦 *** 不知道啊,梦里的你若是死了,你,也就死了,那不是梦,是真的。”

晨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

一年多以前,她去了一趟禹州,那里是出了名的古镇,她为了放松心情,去旅游的。

当时她瞎逛,来到一家古玩店,看到一盏油灯,模样很是特别,那老板说这灯是看主人的,自己同它有缘,便将灯送给了晨曦。

等她回了家,她将灯放在了床头的置物架上,从那日起,她便开始做梦了,后来她去问了许多人,大概猜到自己做梦同这怪里怪气的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她贪恋梦里的美好,不愿意扔了那灯。

“那灯,是奈何桥上的照路灯,它让你梦见自己的前世,去感受自己的前世,那么久,它早就将你同梦境相联系了,你逃不掉的。”那人的声音带着笑:“更何况,你舍得你的夫君吗?”

晨曦听着真是觉得不可思议,意思就是,她要死了?她在梦里就觉得凶多吉少,原来都是真的。

晨曦蹙着眉头,很是忧伤:“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救你,救你的夫君啊。”

晨曦从来不信大话西游里的故事,月光宝盒?骗鬼吧。

可现在她却不得不信了。

晨曦是被朗天救下后,同他相识相知相爱的,每一次都是这样的。

朗天是巡案府的,在晨曦身怀六甲时,出门去御江办案却遭到了同门的背叛和诬陷,一夜之间,他成了巡案府通缉的要犯。

之一世,他觉得府门会给他一个公道,选择了配合,却没想到,最终等到的,是晨曦惨死的结局,自己也身首异处。

他不甘心,看着眼前的奈何桥,忘川水,他同判官做了交易,用以后的轮回,重换这一世。

然后,他回到了同晨曦初见那日,什么都没变,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直到命令下来,他又要去御江了。

这一次,他留了个心眼,在同门动作前先回了家,将晨曦带走,却不想在路上被劫,这次,晨曦直接死在了他的面前。

第三次,他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晨曦一路上没问什么,到了破庙,她还是哭了,朗天知道晨曦心疼了,可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可是,他们最终没有跑掉。

朗天眼睁睁的看着晨曦在他面前倒下,一次又一次的伤心欲绝,他不知道上天为何要这样对他,可他不愿意就这么放弃。

接下来的每一次,他都在改变,他能想到的 *** ,他都试了,可是结局依然如此,他每次都要追着晨曦去往奈何桥,他每次都要听着晨曦在桥的那头哭着叫他的名字。

判官说,这是最后一次了:“若你还是救不了她,便放她离开吧。”

不过一个犹豫,晨曦走了,朗天跪在判官的面前,哭求着再让他试一次。

判官摇了摇头:“天命已定,你要如何去逆天?到头来,不过是你的执念而已。”

这一次,朗天觉得晨曦不一样了。

有的时候,她说的话他听不懂了,而且,只要她睡过去,他便唤不醒她。

判官说,晨曦已经投胎转世了,这不过是为了完成他的心愿,许了他一个梦而已。

没关系,梦也好,他这次,要带她离开!

朗天稍做休息,便抱着睡着的晨曦出了破庙,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巡案府的人会来,果然,朗天躲在树林里,看见了一群身穿官服的人,待他们走后,朗天又带着晨曦回了破庙。

这么多次,他早就想通了,御江一行,不过是府司的借口,他得知了巡案府司卫东收受贿赂,滥杀无辜的事,他没做声,卫东请求他看在多年共事的份上,不要泄露出去,当时朗天答应了他,后来御江之事,卫东也一直尽心尽力帮他,可恨朗天到死,才知道卫东才是陷害他的人。

所以他也尝试过提前举报卫东,可是事情总会发展到最后一步。

朗天不这样了,别人的命他改变不了,他只想要改变晨曦的命运。

“曦儿,曦儿,我会护你周全。”

“朗天之所以会被诬陷,是因为知道了他不该知道的事,若是你能让他不知道这些事,他就不会被诬陷了。”

好主意:“不过,怎么能让他不知道?”

“那就是,你的事了。”

话音刚落,晨曦就觉得一阵眩晕,等再次睁眼,看见的却是朗天的脸了。

妈的,这个神经病,说话说一半,不早说怎么做,她连朗天是在哪里知道的,事情是什么都不知道!

晨曦可是在心里把这个兜帽的祖宗十八代都给伺候了一遍,抬眼一看,却发现朗天睡着了。

晨曦叹了口气,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晨曦刚这样想着,朗天便醒了过来,两人在这破庙里待了两天了,说实话,朗天从没有待到过两天,晨曦见他醒,问他:“我们现在去哪?”

“往山里走吧,他们应该不会想到往山里搜的。”说完,朗天便起身,可晨曦却拉着他的手,她没有抬头,轻声说:“夫君,你不要命了?去山里,哪里有药?你的伤,怎么办?”

朗天自然知道去山里他就是等死,可若是去镇上,无论哪个镇,被抓是迟早的事,那晨曦又要陪着他死。

这是他最不能看见的,最不愿看见的,他这样用尽轮回去护她,只是希望她能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哪怕是在梦里。

“曦儿,乖,听话。”

晨曦听他这样说,眼泪决堤般落了下来,她攀着朗天的手臂,站了起来,她的声音很低,却一字一句说得清楚:“夫君,那么多次我们都没能逃过,这一次若是能逃过,你是希望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吗?”

“曦儿……你,知道了?”朗天看着她,满眼的不可思议:“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晨曦摇头:“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告诉了我解决的办法,她说你是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才惹来了杀生之祸,只要回到那时,你不去听,就好了。”

朗天却蹙紧眉头,他死死盯着晨曦,最后,他叹了口气,说:“曦儿,你真的不记得了,知道那些秘密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朗天一次又一次想要去改变晨曦的命运,哪怕将他自己的命搭进去,也在所不惜。

他爱她,她是他的妻子,那日她披上嫁衣,同他拜堂成亲,他将她送入洞房,她搅着手里的丝绢,害羞极了,等他带着些酒气,挑起她的盖头,那一刻,朗天就知道自己这一生,都逃不开了。

哪怕知道,只要有晨曦在,他总有一天会万劫不复。

是的,晨曦遇到强盗并不是偶然,她是一个灭门案的幸存者,可那个案子的凶手却被无罪释放了,晨曦想来是有人徇私枉法了,果然在强盗进门时,听见了两人的谈话,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想遇到了朗天。

她告诉了朗天这一切,可一次又一次的转生,让晨曦已经忘记了这些事,她总是见到朗天时昏过去,再次醒来时记得一切,唯独不知道自己为何遇见强盗,她被朗天保护得很好,可是御江一行,本就是卫东为了支开朗天安排的。

所以他要怎样让这一切不被知道?回到初遇晨曦那日,不去救她?

他做不到的,哪怕死那么多次,他依然会去救她,依然会成为那个知道一切的人。

这事,突然成了一个死局。

朗天突然想起判官对他说的话,不过是他的执念而已……

可是,是执念又如何,他不信什么下辈子,下辈子,遇见的不会是晨曦了。

“曦儿,你不要想那么多,孩子会担心的。”朗天握着晨曦的手,终是带着她,向着山里走去。

晨曦已经知道了朗天不会再有下辈子,可她不一样,她死了,大不了再来一次,可若是朗天死了,就没有下次了。

所以晨曦想,她要再回去问问那兜帽,好在她再次醒来时,依然在那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那女人还是坐在她的面前,见她睁眼,她问:“怎么样,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回到那个时候呢?”

“你不是有照路灯吗?你将那灯点燃,心里念着你想回的地方,那灯,自然能带你回去了。”

晨曦回到家,看见那油灯,还是哭了。

那个女人告诉她,一旦她回去,就只能在梦里了,她再也出不来,她在这里的一切,也就没有了。

晨曦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为了一个梦,她真的要疯魔了。

可是,晨曦却还是这样做了,她点燃了油灯,那微弱的灯光像是走马灯一样将她同朗天的一切放了出来。

“夫君,若是可以,我希望你能一世安好。”

晨曦回去了,回到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她一睁眼,果然看见了两个凶神恶煞的强盗,她算着时间,上次就是因为自己挣扎了,让强盗脱了手,转身便遇到了朗天。

这次,她没有动,等着强盗的刀斩了下来,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血从脖子处流了出去她看见朗天一脚踹开门,将两个强盗毙了命。

夫君,我只希望你能,一世安好。

那个女人还告诉她,回到过去的那一刻,之后的事情都会消失,她会从朗天的世界消失,她会被永远困在照路灯里,直到灯芯耗尽,她都会无依无靠的在世间飘荡,上不了奈何桥,喝不了忘川水。

没关系的,夫君,这样,我也能守在你的身边。

晨曦总是嗜睡,哪怕两人在逃命的路上,她睡着了,朗天就陪着在她的身边,晨曦就靠在他的身上。

山里总比镇上冷一些,朗天忍不住将她抱紧,可他却很难受,那伤口没有得到医治,已经开始溃烂了,他却不敢和晨曦说,他要安置好她,在这之前,他绝对不能倒下。

“夫君,夫君……”晨曦在梦里还唤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的叫得他心碎。

曦儿,没有我,你要怎么办?

尾声

晨曦简直没有想到她还能醒过来,她做了什么?她只是一路跟着朗天,看见他差点被一个疯子砍死,她想都没想便要去替朗天挡,结果一刀下来,她竟然醒了。

然后,她发现床边站了两个穿警服人,房门外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那正对着她的警察说:“ *** ,你这也太能睡了,吓得你的邻居,以为你遭到不测了。”

晨曦懵了,她又转过头看了眼背对自己的另外一个警察,他的手,正拿着照路灯,难不成,是因为灯灭了?

不会啊,那女人说过照路灯点燃便不会灭除非……

“这灯真有特色,芯都没有了。”说着,他转过头:“晨曦 *** ,你这是拿了个古董吧。”

晨曦本来想开口骂他,待他转过脸,那到了嘴边的话竟然成了哭声,她好不争气的流了眼泪,再也顾不得身旁还有谁,也顾不上门外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唰的起身抱住那个警察,一边抽泣一遍说:“夫君,夫君,你活过来了,你没死……呜呜呜呜……太好了太好了……”

梦见自己嫁人生子,醒来遇一帅哥,和我梦里长一样。

那警察笑着点了点头,一只手揽住她的腰,说:“曦儿,你的腰,好久没有这么细过了。”

他的另外一只手,紧紧攥着那根灯芯。(原标题:《梦里花》)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之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