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梦

周公解梦梦见自己杀鸡是什么意思呢_梦见流鼻血是什么征兆周公解梦

admin|
32

西方有弗洛伊德

3.

我们这样做梦

我在前边早就说过,读弗洛伊德你得有足够的耐心,我尽量把他的主要论点摘要出来,使大家能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就行了,但即或是这样,一般的读者还会感到有些枯燥,但这不能怪我,我早就说过它是一部庞大而复杂的机器,我们现在还根本没有触及到它那众多的细部零件,只不过是粗略介绍了一下它的大纲而已。接下来弗洛伊德继续说道:

“有鉴于无数次相同的经验,我将合理地提出一件原则——梦的形式是受着一种强制规则,将所有足以引起梦的 *** 来源综合成一个单一的整体。……我们将讨论到这种综合为一的强制规则,实在就是一种‘原本精神步骤的凝缩作用’之一部分。”

“‘梦的显意’就是以另一种表达的形式将‘梦的隐意’传译给我们。”

“在梦的‘隐意’与‘显意’之间的比较,之一个引人注意的便是梦的工作包含一大堆的‘凝缩作用’。”

于是我们知道了,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特征,那就是梦的凝缩作用。这一点的确是梦境中最普遍的现象,对这一点弗洛伊德继续解释说:

“几个最近发生而且具有意义的事实,于梦中凝合成一个整体。

一个或数个最近而具有意义的事件,在梦中以一个同时发生的无足轻重的印象来表现。

一个对作梦者本身甚具意义的经验(经过回忆及一连串的思潮),而经常在梦中以另一最近发生但无甚关系的印象作为梦的内容。”

解释一下,所谓梦的凝缩作用,比如说,一个人梦见他初中时的一位男同学,这个男同学一向是很保守很正统的,但他在梦中却梦见那个男同学留着齐腰的长发,并且正在逛市场,而那个市场又是个象农村集市一样的低档市场,整个市场里的商品只有早已过时的塑料鞋和解放鞋。初中时的老同学、长发、低档市场里的塑料鞋和解放鞋,这三个本来不可能有任何联系的场景,却在一个梦境中出现,很有可能,那一头长发本来是记忆中的另一个人的,那些低档市场里的塑料鞋和解放鞋,更是四十多年前的一个久远记忆,但由于某种我们自己不得而知的原因,这三个意象被凝缩在了一个梦境中,以一个整体的形式同时出现。

弗洛伊德认为,梦之所以如此变化万端,就是因为有两种选择,到底要不要经过‘置换过程’?要,或是不要?这里,弗洛伊德又提出了梦架构中另一个重要内容:梦的置换功能。

还有一个与上述置换功能相近的是梦的转移作用:

“在梦形成时,那些附有强烈兴趣的重要部分往往成了次要部分,反而被某些‘梦思’中次要的部分所代替。”

“在梦析中所找出的意念里,有些已与梦的核心相去甚远,而变成了似乎是为了某种特定目的而设的人为添加物。它们的目的可以很快地看出,即在‘梦思’与‘梦内容’之间建立一种联系,而这往往是一种牵强的联系,并且很多情况下,一旦这些重要单元在解析时未能找出,则‘梦内容’中的各部分不只是不能‘过度决定’,连‘足够的决定’均无法做到。因此我们获得以下的结论:在梦的选择中占有决定性地位的‘多种意义’,可能并非永远是梦形成的最主要因素,往往只是一些未为吾人所知的精神力量的次要产物。”

这里也须要解释一下。梦的置换功能与转移作用虽然相近,但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比如,一个人在儿时曾有过一次恐怖的经历,他亲眼看见了一个血腥的杀人场面,那场景使他既害怕又恶心,他不由得吐了口痰。许多年后,这个儿时的经历做为梦材料进入到他的梦思当中,他梦见他来到一个曾经到过的地方,看见一个人在杀鸡,那血流满地的情形真叫他恶心。这是置换功能在起作用,因为梦的检查制度阻止了杀人这个更令他不快的梦材料进入到梦思中来,于是将杀人场面置换成了他也曾经见到过的杀鸡场面。而假如他做了这样一个梦:他又来到了那个曾经看见杀人的地方,他往地上吐了口痰,于是有人指责他不该随地吐痰,这叫他很不愉快。这就叫梦的转移作用,它只选取了梦材料中的次要部分做为梦思中的主要内容,真正的主要内容,却被梦的检查制度给有意忽略了。

此外,弗洛伊德还向我们引进了另外两个梦架构中的概念:“仿同作用或者是集锦人物,具有下列意义:首先,它代表两个人之间的共同元素。第二,它代表一件被置换了的共同元素。第三,它仅仅代表了一种一厢情愿的共同元素。”

比如,弗洛尹德举例说,梦中凋谢的鲜花和女孩失去的贞操的犯罪感,就属于相似的梦思。又比如,他在分析何以一个人物出现于他的梦中,这个人具备着他所认识的两位熟人的特点,他说:“由于这两人不被审查通过的共同点,使我得以建造一集锦人物——他具有了两人其它无关重要的特征。不管是源于仿同或集锦作用,这人物于是被允许进入梦内容而不被阻抗。所以利用梦的凝缩作用,我满足了审查制度的要求。”可以看出,那个仿同作用就类似于《周公解梦》中所说的比象之梦。

弗洛伊德继续说道:“前面的讨论使我们发现第三种(前面二种是凝缩作用和置换作用)将梦思转变为梦内容的因素:即是梦考虑它所将利用的精神材料的表现力——而这大部分指的是视觉影像的表现力。在各种主要梦思的附属思想中,那些具有视觉表象的将大受欢迎;而梦的运作并不迟疑的努力将一些无法应用的思想重铸成另一种新的文字形式——即使变为不寻常也在所不惜——只要这程序能够协助梦的表现以及解除了这拘束性思想所造成的心理压力。把梦思内容改变成另一种模式的同时,亦可以产生凝缩作用,并且可能创造一些和其它梦思的联系——而这本来是不存在的;而这第二个梦思也许也为了和这之一个梦思相连,旱就把自己原来的表达方式改变了。”

这一段的意思是说,在梦的架构中,还有一项最重要的程序,那就是如何使我们的梦材料更富有表现力?于是我们看到,增强表现力的唯一手段,就是将梦材料从梦思(潜意识、前意识、意识所综合的形式)转变为视觉影象。而这一过程是和梦的凝缩与置换等程序同时进行的。

梦境中的视觉影像,只是类似于真正的视觉影像,但它并不是视觉的作用,因为,睡眠中我们的视觉是不起作用的,这种类似于视觉的影像出自于我们的心中。请注意我在这里特别使用了“心中”而不是“大脑中”这样一个说法,因为一般说来,大脑的说法是现代医学的说法,而心的说法是佛教的说法。我为什么不采用现代医学的说法呢?因为我注意到,能让非视觉影像出现完全和视觉影像一模一样的效果,这不是我们的大脑思维所能完成的。更何况,就连思维是不是由大脑来完成?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信大家可以试一试,随便记住一幅画或一件物品的样子,然后你闭上双眼,努力用思维去想出它的样子,你一定就会发现,用思维想象出来的影像,是那么的暗淡模糊,绝对和眼睛所看到的视觉影像不可同日而语。但梦境却完全不同,在梦中出现的影像,有如亲临其境,所以它绝对不是意识思维的产物,因此我在这里对弗洛伊德的提法有一点点纠正,把它称为‘类视觉影像’。一个完美的典型梦境,总是以类视觉影像的形式出现,如果没有这种类视觉影像出现,而只有相似于语言思维的形式,有如蒙董之中的喃喃自语,则说明睡眠状态不佳,多半是浅睡或假睡。

弗洛伊德把这种“将梦材料从梦思转变为视觉影像”的功能,解释为一种梦运作中的退化现象,他认为,从前的经验大多是以视觉影像的形式被我们经历的,这些经验成为过去之后,便以潜意识的形态深藏于我们的记忆中,而当这些潜意识一旦作为梦材料再度被提取出来时,它就会倒退回去,重新变回到最原生的视觉影像形态而进入梦思,这就叫梦运作的退化现象。

我们在读到《梦的解析》中有关各种梦的类型时,会发现,其实弗洛伊德观察到的许多梦的现象,“周公”也同样观察到了,比如,和身体状况有关的梦,比象之梦,情溢之梦,反极之梦等,《周公解梦》中所举的那些梦类型的案例,在《梦的解析》中都同样论述到了。但他们之间更大的区别就在于,通过弗洛伊德对梦架构的一层层地剖析,我们对梦的形成机理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如果说,从“周公”那里,我们旨在想弄明白“我这个梦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么从弗洛伊德这里,我们终于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做梦?”和“我们是怎样做梦的?”。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