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梦

周公解梦梦见吃死孩子是什么意思啊_周公解梦梦见孩子吃屎

admin|
13

饥饿究竟有多恐怖?曾经我们一直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人没有氧气能活1分钟,没有水能活3天,只喝水不吃饭能活20天。会这样说的人,想必是从来没有挨过饿。要知道,在西方的神话传说当中,饥荒可是启示录中的末日使者,天启四骑士之一。而我们今天要聊的,就是一场发生在二战时期的饥饿实验。

事情发生在1944年11月19日,对西方文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不少的美国人都信仰基督教,基督教对他们的影响可以用根深蒂固来形容,而参与实验的主角就是一群这样的年轻人。即使同为基督教信徒,基督教内部也分为多个不同的派系,而他们所信奉的派系是和平教会,也就是基督教当中对暴力最为抵制的那一派系,就是这样一群人,参加了这场在我们现在看来极端不人道的实验。

实验内容是让他们模拟欧洲难民的生活情况,实验地点是明尼苏达大学的足球场走廊,36名受实验者都是主动参与这个实验的,走廊里没有窗,左右两边分别摆了两排木板床,中间留下了一条走道,走道的尽头是淋浴房,房里摆着几个马桶,没有任何的遮挡。这就是他们在未来的十二个月当中,所需要生活的地方,这就是著名的明尼苏达实验。

二战时期,上战场作为一种美国公民的义务,被加在了所有的的男性身上,而这群参与了实验的年轻人,他们的信仰却不允许他们上阵杀敌,他们拒绝拿枪,拒绝杀敌。各种流言蜚语朝他们袭来,懦夫、孬种、叛国者等等等等。就在这时,明尼苏达大学张贴了一张实验招募海报,海报中这样写到:“你愿意让别人吃得更好而挨饿吗?”

这次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模拟战场上所发生的饥荒,让那些参与实验的科学家对饥饿有更深的了解,从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支援前线的战争,同时,这场实验也不是白白参加的,参与实验的人员可以被免除兵役。

短短一周当中,就有超过四百人抱着各种目的报名参加了此次实验,但是实验只需要36人。经过层层筛选,36个年轻小伙被选上参与了此次实验,他们就是我们之前所提到的基督教中的和平派系的教徒,他们拒绝上阵杀敌。在受到了他人的辱骂与不解后,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爱国,他们走进实验室时十分的坚定,与踏上战场的士兵并无二致。

实验开始时,他们每人每天都能吃到3200大卡的食物,与我们现在每天人均摄入量的3000大卡差不多。除了睡眠时间较为严格,一个人上厕所所有人被熏之外,其他地方都十分的正常,他们还能够离开实验室与学校中的的大学生一起活动,但这只是前三个月的适应期而已。

1945年2月,适应期结束了,在达到了此次实验的主导者——凯斯教授的预期之后,实验也算是正式开始了。他们每天被配给的食物量突然减少,每人每天只有几块面包,几个土豆以及一小盘果冻果酱和一小杯牛奶,热量合计1600大卡。现在联合国所给出的成年人每天能量的最低摄入量是1800大卡。

他们会在周一到周六的早上八点,以及晚上六点各吃一顿小餐,周日的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吃一顿大餐。除了减少摄入量外,同时也需要增加消耗量。凯斯教授规定,他们每周至少需要长跑35公里,减掉至少1.1公斤的体重,减重不达标的话还得回跑步机上继续跑步,每天摄入1600大卡,消耗3000大卡。这种环境下的实验者就和战场上所发生的饥荒差不多。

渐渐的,这些志愿者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包括生理与心理等多方面。生理方面,饥饿试验正式开始后不久,所有参与实验的志愿者都开始出现了力量下降和精神萎靡的现象,志愿者们的反应开始变得迟钝,警觉性开始降低,他们开始无法专注思考事情。随着试验继续进行,志愿者继续出现一系列身体变化,包括肠胃不适、少睡、头晕、头疼、对光线和声音变化反应过激、水肿、掉头发、怕冷、视线模糊、持续耳鸣、手脚麻木等现象。

这些饥饿期的志愿者皮肤变得更粗糙,然而外表上最奇怪的变化是他们的眼睛,由于供血量的降低,所有人的眼白开始变得“如同崭新的白色瓷器”一样,这种非正常的白色晚上看着十分吓人,他们看着越来越像骷髅。他们的体温开始普遍降低,血液量减少10%,静态心率也由试验前的平均55次/分钟,降低到35次/分钟。我们都知道一个基本道理,节食会带来基础代谢率的下降,这一观点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这一试验发现和被充分证实的。试验人员测量发现,志愿者的基础代谢率平均降低了40%以上。

在情绪和性格方面,凯斯教授也考虑到了饥饿试验是对心理承受能力和意志的极大考验。所以在志愿者选拔方面非常严格,这些被选上的人心理状态普遍好于普通人,但是试验中即使这些心理完全健康的人也开始出现心理问题,多数志愿者在饥饿试验开始后不久就发生抑郁,有20%的人抑郁严重到影响日常生活的程度,有的人表现为剧烈情绪波动,一下情绪高昂,又突然心情跌到低谷,就像是躁郁症一样。

而就在这时,意料之外但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这天,两个参与实验的小伙子突然和校足球队的队员打了起来。他们只因为对方骂了他们一句,就冲上去给了对方一拳。要知道

他们可是来自于和平派系,他们的字典里几乎不存在打架这个词,可现在却只是因为对方骂了他们一句,他们就上去和对方打斗。

他们开始变得敏感、易怒,即使在实验前的心理实验评估中,他们都是性格平和的人,但这些志愿者们却依旧出现了焦虑的现象,啃指甲、过量吸烟、对所有事情丧失兴趣,他们开始不再关注个人卫生,变得不再愿意与人交往。试验人员发现,有的志愿者会拿着一张食物照片死盯着看两个小时一动不动。此时吃饭对他们而言已经成为了一种神圣的仪式,他们对待粮食就像对待黄金一样,吃的时候哪怕有一点面包屑掉到了桌子缝中,他们都会扣出来吃掉;有人会用水稀释食物,让自己感觉像多吃了一点食物一样;还有人在食用时,会让食物在口中咀嚼很久,像是要将食物中的一切味道吃干抹净一般,最终才极度享受的咽下食物。

后来他们还发现了可以缓解饥饿的方法,有人开始狂嚼口香糖,还有人整日往咖啡馆里跑,一天喝下了35杯咖啡,由于口香糖与咖啡中都含有微量的糖分,于是教授又做出了新的规定,规定每人每天只准喝9杯咖啡,吃2包口香糖。

凯斯教授就像一个极为精密的机器一般,在保证实验者饿不死的情况下,严格地控制着他们,让他们一直保持着饥饿的状态。渐渐的,他们的精神也越来越偏激与失常,首先是一名24岁的志愿者在长时间缺乏食物的情况之下,开始出现了神经异常。他晚上总是做梦,梦见自己在吃人肉。随后某天偷偷地溜出了学校,跑到了附近的镇上,冲进了冰淇淋店中,开始在里面疯狂的食用冰淇淋和奶昔。当凯斯博士找到他质问他时,他还威胁要杀死凯斯博士并且自杀。这位志愿者的实验显然无法进行下去了,他被送入了明尼苏达大学属的精神病院,在其中接受着治疗,并恢复了正常的饮食,他是第一个被除名者。

之后,另一位志愿者不知是饥饿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开始无法进行排尿。这种症状持续了好几天,最终他开始了尿血。被送到医院后,医生将其诊断为泌尿并发症,出现疾病也就意味着数据已经没了意义,凯斯提前结束了这名志愿者的实验。

与此同时的其他志愿者依旧在饥饿的痛苦当中煎熬,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离疯不远了,他们感到绝望、萎靡不振,精神状态一会狂躁,一会抑郁。但这时实验才只过去了一半,后来凯斯教授还观察到,这些志愿者会成群结队地跑到饭店当中,他们不是吃饭,而是看别人吃饭,边看边傻笑。还会去甜品店中买各种点心,分发给路边的小孩,一边看着他们吃,一边啃着自己的手指傻笑。

他们开始精神涣散,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什么事情都是丢三落四。这时的他们已经被饿得脸部下垂,双眼眼窝深陷,眼球惨白得如同一张纸般,大腿浮肿、腹部塌陷。走路甚至是坐着

对他们而言,都成了重体力劳动。但就算是这时,每周那35公里的长跑却仍然在继续,他们已经从原来的130-140斤瘦到了90斤。除了长跑外,他们停止了除了吃饭以外的几乎所有活动,所有人都活得像一具行尸走肉。

最终,实验还是结束了,36人里只有32人最终坚持了下来,他们不再被限制饮食,开始像中了邪一般暴饮暴食,他们开始疯狂的食用一切自己所能食用的东西。实验结束后的第二天就有人被送到了医院洗胃。他们不是因为饥饿而进食,只是单纯地为了吃而吃。

即使在实验结束后的三个月中,大部分人的脂肪都达到了实验前的1.4倍,但他们的焦虑与幻觉在后续长达一年的时间当中都没有消失,甚至有部分人的后遗症长达三年有余。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是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的系统地对节食人群的试验证实,长期节食会对生理和心理造成严重影响。

由于该项试验看起来极为残忍,严重违背伦理道德,因此这类实验将会被永远地封存。1945年战争结束后,凯斯教授的研究成果被印成了小册子,它被发放到了欧洲和亚洲那些救援人员的手上。当时战争刚刚结束,饥荒正在全球蔓延。有人说这场实验是伟大的饥饿实验,说他们是用和平的信念拯救数百万生命的英雄。但事实上,很多救援人员从一线带回来的故事比这更加恐怖,我们实在无法描述。

也许看完这个实验以后,你再看历史书上写的饿殍千里,易子而食,你会更有感触。这不是史家在惜墨如金,而是只有真正见过饥荒,体验过饥荒的人,才能明白饥荒到底有多么恐怖。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