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梦

梦见放马是什么意思周公解梦_梦见好多马奔跑是什么意思

admin|
33

藏族少年丁真,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性别议题上热搜。

他或许还没理解网友的争论点,就已经看到自己被部分男性恶意P图,并附带恶意满满的嘲讽。

这背后包含一种容貌审判:在某些男性眼中,丁真单纯靠“脸”出圈,火得没有道理。

他们还不甘示弱地发起“我比丁真帅”大赛,但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一个事实:

丁真,终于引起部分男性的容貌焦虑了。

当他们还沉迷在“白幼瘦”的统一标准时,突然发现女性对男性的审美,不再停留在他们的想象中:她们不再需要所谓的英雄,不再仰仗强壮的臂弯,甚至不再期待家里有车有房。

垂涎吴彦祖可以,但丁真就不行?

这些键盘侠,为什么要对一个遥远的康巴汉子恶言相向?

归根到底,是因为丁真打破了他们对女性“梦中情人”的认知。他看起来瘦骨嶙峋,家境清贫,眼神里都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这让部分男性无端愤怒:他不好看,还能靠脸,没天理了。

一些网友甚至翻出当地的比美大赛,试图“证明”他不符合康巴汉子的审美标准。他们认为正宗的康巴男人,外形彪悍、洒脱豪放,随身携带着三件宝:头饰、护身符和刀子,用当地的一首歌来唱就是: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

与其他康巴汉子放在一起,丁真的脸有点格格不入。图/微博@星闻快递

但丁真是什么样?他瘦弱青涩,连胡渣子都没有,感觉连参赛年龄都没够。

此外,他们还觉得丁真穿着不入流,戴耳饰也很“娘”。可他们不知道,远古部落的男人就已经习惯佩戴单只耳环,这是一个部落风俗的延续,这种对少数民族文化的藐视可以说是相当无脑了。

黑也是丁真最容易被攻击的点。键盘侠全然无视生活在高原的 *** 特征,搬出陈旧的肤色歧视,一口一个“农村二流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这一审美已经挟持了全世界,光是女性“肤白貌美”还不够,男性也被期待貌似潘安,白到发光。这股风潮把非洲人也裹挟其中,急得一些非洲 *** 赶紧公布禁令,禁止漂白肤色。

在这种固化的男性视角中,没人相信black is beautiful。所以他们觉得丁真火得莫名其妙,从各个维度去抨击他,并试图证明自己比他帅,只是老天爷不眷顾。

可见,丁真让部分男性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女性凝视”,这让习惯处在自上而下的主视角的他们感到不适,只能斥之为“价值观扭曲”。

有钱遮百丑:一句被相信的鬼话

前阵子,赵薇的女性独白剧《听见她说》开播,之一集就将焦点放在了容貌焦虑上。

但是男性呢?在中国,他们的容貌焦虑其实很少出现,“我很丑,但我很温柔”,一直以来是多少男性不修边幅的挡箭牌。

换句话说,他们的焦点不在此处。一直以来,他们更相信“有钱遮百丑”,拥有财富和地位就足以傲视万物,很少认真审视自己。

在虎扑网一则投票上,63%的人觉得自己比丁真帅。

梁实秋就写过一篇文章抨击,“有些男人,西装裤尽管挺直,他的耳后脖根,土壤肥沃,常常宜于种麦!”这过分精巧的比喻,一言道破了许多败絮其中的男性。

他曾见过某一男校,学生洗澡是需要强迫的,“入浴签名,每周计核”,也见过有的男人,是在结婚后才开始刷牙。

因此,丁真的走红,彻底击碎了部分男性的玻璃心。他们心里有一万句不服:丁真生在刚摆脱贫困线的藏区县城,走红前的工作是放牛、放马、挖虫草,他凭什么?

丁真没有文化,甚至连汉语都说不利索,却能凭极高的关注度入职国企,又凭什么?

在他们眼中,丁真生活在底层,不会说抖音的十八套情话,所以不值得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十年寒窗不如丁真一笑”,这一大罐醋坛翻得惊天动地。作家叶倾城把这一类男性称之为“户口直男”,因为他们所有的、更大的优势是来自于:户口。

他们拥有贫困地区无法拥有的教育资源和成长背景,自以为是地散发出优越感,把女性的注意力也想占为独家资源:太肤浅了,为什么要喜欢一个山区的小孩?

他们觉得功成名就、有空稍微顾一下家、履行一些责任和义务的自己,更值得女性追捧。

西蒙娜·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谈及,最平庸的男性面对女人也自以为是半神。同样是动物性,但是“雌性这个词出于男人之口时,有种侮辱性的含意”,而“雄性”则是完全相反的。

那当下的男性对女性的凝视,又是一种怎样的视角呢?回想起“网红脸”这个词最初走红,就是在2015年男星被爆出的女友,都长着大同小异的欧式大眼+高鼻梁+锥子脸,让人惊叹男星喜欢的模样都一样。

杨超越的走红也一直伴随争议,因为她有很多中坚流量是“直男”粉丝贡献的,仅仅因为她是“白幼瘦”的外表。

他们捧红了杨超越,理由比丁真更为单薄。

这种趋同的审美标准,也促成了美的“修正史”,从线上P图到线下整容,模板式的美似乎可以被轻易塑造。而终归到底的受益人,就是让审美走向狭隘之道的凝视者。

甜野男孩:一种更原始的审美

1934年,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提到,中国人是在发展“自欺力”。许多年过去了,酸丁真的人,就是这股势力的最强继承者。

但他们擅长自欺却无法欺人,因为大多数时候,喜欢用一套标准去裹挟他人的,恰恰是最无视美学的人。

值得庆幸的是,女性并没有被时代的审美形态捆绑。在越来越多 *** 热衷于油头粉面的时候,她们看到了丁真这种不一样的美。

她们为丁真造了一个新词“甜野男孩”,说他“野性与纯真并存”。

网友恨不得把全天下最美好的形容词都放在他身上。

这一种对纯真的向往,可能与现代标准的审美无关,与网红也无关。我们早已经厌倦了每个镇子相似的商业街、相似的民族服饰、唱着差不多民歌的“员工”,但丁真不同,他虽然很乐于为自己的家乡打call,但他的梦想只是想当一个赛马王子。

他就像是生活在《消失的地平线》里面的人,住在“香格里拉”那种深邃的恬静之中。他的每一天,是仰望泛着冰雪蓝色的山峰,沐浴着清凉的空气、玉兰花的芬芳,远离“轻歌曼舞的乐队、电影院、霓虹灯广告牌”这类污染。

而且,丁真还以一人之力让一个坐落在高原的偏远县城,在旅游季的寒冬爆火。12月1日,携程发布了“丁真的世界”甘孜旅游体验报告,发现在短短一周内,甘孜旅游团的网上订单就增长了66%。

在2020年最后一个月,丁真犹如一匹黑马,入选年度十大旅游事件。如果一定要谈论流量价值的话,那他也比很多动辄过万点赞的无聊视频要高得多。

必须承认的是,丁真除了黑了一点,整体符合中国 *** 环境对“偶像脸”的想象。但他身上真正吸引人的地方,是来自原生态的美,以及他对自我的诠释。

可见,尽管中国的男性远远多于女性,但是在精神层面上,男人却在逐渐坍缩。当全世界的女人在垂涎吴彦祖的美貌时,他们没意见;觊觎马云的钱时,也没意见;但是想宠着看似平凡的素人丁真,却声嘶力竭地说不行。

对比之下,女性的审美形态要更开阔一些。而男性自以为掌握的话语权,其实已经被动摇很久了。

*** :

《丁真的世界》,时差岛

END

出品 | 生活方式研究院

脚本 | 花瓢白

绘图 | 绿怪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