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梦

周公解梦梦到葫芦是什么意思_梦到打架是什么意思周公解梦

admin|
43

很多年以后,想起那些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事情,就像耳边刮过的大风

唐唐怪说梦

(原创)作者:唐唐怪

我小时候阅读,应该是从一本批判本的《名贤集》开始的。然后是小人书,那时候的小人书多是成语故事、战国故事或是四大名著之类的(四大名著里《西游记》系列我有 *** ,那里面的孙悟空被画的,完全不是想象中的美猴王,而是毛发分明,真的是雷公像)后来有了一些电影影印版的小人书,如《永不消失的电波》、《草原 *** 妹》等。

在那些小人书中,我记忆最深的,应该是鬼故事系列,有一个故事叫《宋定伯捉鬼》,至今我还记忆犹新,以至于在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遇到白色的山羊,都会不寒而粟。后来上了小学,家人给我买了一些彩色的、大8开的油印童话书,那简直是我的更爱。我之一本得到的童话书是《葫芦兄弟》,硬皮、彩色的。之后,有了各种童话故事。我感触最深的是冬天的夜里,父亲外出买羊肉回来,冻得结结实实,买回来用布包裹上,再拿大刀一点点的切成片。旁边桌上的火锅已经冒热气了。窗外,还在飘着雪,地上已经积雪一片,月光冷冷照在雪地上,雪地反射出的光亮,皎洁而荧光。北风呜呜地吹着,划过光秃秃的树枝,发出吹哨子般尖利的声音。我躲在屋子里的床上,用被子蒙着半个脑袋,捂着一本《美女与野兽》,那般情境,至今难忘。

长大一些后,大概是因为读书多一点的原因,我很爱做梦。有几年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做梦,而且醒来的时候,梦里的情境依稀清楚,感觉像是真实的经历了一样。后来,我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干脆每天睡醒后,记下夜里的梦,之后就有了一个册子,我起名为《梦呓录》,记了几个月,不知道什么原因,最终还是放弃了。

不过对于梦,我还是有些研究的。有人说梦是日有所思,也有所梦。也有人相信梦是四维空间的投用。还有人相信梦是预言,而《周公解梦》就是梦的诠释。我虽然不是很相信,但是很早就养成了查梦的习惯,睡醒后,会按照《周公解梦》查一下,昨天的梦,是吉还是凶。

中国古时候,有一类职业,就是解梦人。现在讲究科学发展,这些解梦之类的,就被当做封建迷信,与人们的生活渐行渐远了。我记得小时候,一位农村的老人给我讲过,一个关于解梦人的故事。我们村有一位秀才,已经到了50多岁,终于有机会能够进京赶考了。来到京城,考试前两天,他做了三个梦。之一个梦是梦到自己在墙上种白菜。第二个梦是下雨天,他戴了斗笠还打伞。第三个梦是梦到跟心爱的表妹 *** 了衣服躺在一起,但是背靠着背。  

这三个梦似乎有些深意,秀才第二天就赶紧去找算命的解梦。算命的一听,连拍大腿说:“你还是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菜不是白费劲吗?戴斗笠打雨伞不是多此一举吗?跟表妹都 *** 了躺在一张床上了,却背靠背,不是没戏吗?”  

秀才一听,心灰意冷,回到入住的客栈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店老板非常奇怪,问:“不是明天才考试吗,今天你怎么就回乡了?”

秀才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店老板乐了:“哟,我也会解梦的。我倒觉得,你这次一定要留下来。你想想,墙上种菜不是高中吗?戴斗笠打伞不是说明你这次有备无患吗?跟你表妹 *** 了背靠背躺在床上,不是说明你翻身的时候就要到了吗?”  

秀才一听,更有道理,于是精神振奋地参加考试,居然中了个探花。

这个故事在我们当地流传很广,和刘黄毛的故事一样,听上去似是无稽,细想想,还挺耐人寻味的。

另外一个关于梦的故事,是我在一本古籍上看来的。忘记是《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还是《搜神记》了。

故事中说,五代吴国玉山县的典簿官朱拯去朝廷应选,来在扬州。一日,他梦见自己来到一座官署,大堂上正中坐着一位穿紫衣服的人,旁边那人则穿着绿衣服。

那紫衣人急忙站起身,向朱拯一揖道:“你应当给我十千钱。”

朱拯揖拜着答应下来。他随即醒来。不久,他被补任为安福县令。第二天,他去拜谒城隍庙。

那庙宇和神像,全同梦中所见一样。

这时,他发现神座后面的屋梁已朽并漏雨,不由叹道:“十千钱也许就是干这个用的吧?”

当即他自己掏钱将坏梁换了下来,费用正好是十千钱。

类似这样个故事,在中国浩瀚的古典文学中,有很多。但是这样的故事,应该不能够算是解梦,而是托梦。托梦和解梦是不一样的,有机会我们单独写一篇关于托梦的文章。

关于梦,还有一个似梦非梦的故事(《周庄梦蝶》的故事就是似梦非梦的典型代表)今天我

们不说周庄,我们说王阳明。

王阳明当年很有意思的,出将入相。王阳明曾在江西做巡抚,有一天,他去江西一个庙里

他看这个庙子非常好,但是有个房间锁着。

他问和尚:“你这个房间为什么锁?”

和尚说:“过去有个老和尚闭关,涅槃了,死在里头,吩咐锁着不准打开。”

王阳明一听,有问题啊!他是地方更高的首长,这个庙子有怪事。

他说:“打开!我看看!”

那和尚说:“绝不能打开,我们两三代的祖师都吩咐过,不能打开这间房。”

王阳明的个性,越听越奇怪,非打开不可:“马上给我打开!”

他那个威严一发,一下命令,和尚没有办法,打开了。

打开一看,一个骷髅打坐在那里,前面桌子上有个条子,写着:“五十年前王守仁,开

门即是闭门人。”

王阳明的名字叫王守仁,阳明是他的号,他一下傻了:“哦,原来他就是我!”前身

这里涅槃,工夫到这一步,他预知自己转世再来时会打开这个门。

但是,儒家呢,这一段公案不采用、不记载。儒家把很多真的故事拿掉,认为太迷信了,怕人家批评。

我因为昨天脚崴到了,在床上躺了一天。本想拿书看,却因为台海的情况,一直静不下

心,不停地翻看新闻,希望能够之一时间得到消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白日里在床上,恍

恍惚惚地,时而小寐,时而清醒。

恍惚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家人家在海边举办葬礼。我走过去看,很热闹。很多美国兵在帮忙操办葬礼,做大锅饭。可是,梦里没有味道,我闻不到那些菜的味道。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大家却都穿着军大衣,军大衣上写着中国制造。我只是觉得衣服很厚,却无法在梦里感受到温度。丧事的遗照上是一棵菠菜,遗照是彩色的,花圈却是黑白的。遗照上的那棵菜,似乎我们从来没见过。大家也不是很悲伤。

我醒来把这个梦和太太说了,太太说我可真是够阳光的,梦里的遗照都是彩色的。

我说,可是这个梦真够奇怪的,遗照上居然是一棵菠菜,这要怎么解释呢?

我太太不经意地说:菠菜是绿色的,小英就是由蓝换绿,穿出了政治味儿……

此时,我手机播放了最新的新闻,播报 *** 飞行员持续多方向、多批次、多空层进入台海空域。台空军持续对 *** 飞机进行广播驱离。广播内容与过去不同,他们这样喊话:你已飞过“海峡中线“,立即转向脱离。

*** 战机飞行员直接回复:没有“海峡中线”。

没有海峡中线,只有国家统一。

掷地有声。

我说的这些梦,大多是无稽之谈,或是病痛折磨,胡言乱语罢了。大家只当玩笑,一笑而过。

可是,如果真的有人想把台湾分裂出去,那就真的是痴人说梦了。

从我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就明白了,故乡从此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